97豆奶

97豆奶

接下来的几天时间,阿九和白纤纤两个人进行了明确分工。

白纤纤负责整理玉霄殿中的一些东西,有价值的都准备打包带走,让伊筱音还有天道组好好地研究一下。

至于阿九,则带着萧艳艳、火九灵等人,开始对上下七重天的构造,以及宗门格局进行改造。神光阵既然没有了,那也就没必要再保留地种各重天互不往来的规定了。

所谓的天条,阿九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删减,参考了一些法律条文之后,制定了一系列符合人道主义的规矩。

夏天相当的无聊,有两个老婆就在身边,可是一个也吃不着,心里实在是痒痒。

不过,天界这事又是他答应下来的,只能自食其果了。

大概过了三天,诸事妥当,白纤纤差不多把整个玉霄殿都给搬空了,部都装进了一个储物袋里,不用在手上拿着。

阿九也顺利确定了天界的新秩序,夏天是天界的唯一主宰,但是不管事,也不占什么职位。而她和白纤纤则成了天界的第一届天帝,以后每十二年换一届,最多连任两届。

天帝之下,有四大天王,负责天界的各个方面的日常事务。第一届四大天王,正是徐昆仑、吴柏章、火九灵以及萧艳艳。

天王之下,又有护法长老,其实就是以前各大宗门中的有名望有实力的长老。这里面唯一眼熟的,就只有萧正阳了。

其他的职业,阿九就懒得设了,交给那些天王长老去折腾了。

至于各大宗门,仍旧保留,不过没有以前那么严重的限制,门中弟子可以自由去留,相互之间的交流也没有任何阻碍。

安静温柔的女生

同时,天界以后对地球上的世俗宗派敞开,不但定期举办升仙大会,还要经常吸收天赋高的修仙者,重点进行培养。而不是像以前那样稿什么试炼,任由参加的修仙种子相互厮杀。

其中,终南山就成了天界第一个重点照顾的对象,谁让那里的龙脉是夏天亲自点化的,绝对的自己人。

做好这些之后,阿九就决定带上白纤纤跟夏天先回一趟江海了。

“行了,这有什么好送的。”夏天把阿九和白纤纤都搂在怀里,不满地冲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说道。

萧艳艳笑了笑,不无调侃道:“你可是天界主宰,当然要送一送,不然你以后给我们穿小鞋,怎么办?”

“小鞋有什么好穿的。”夏天撇了撇嘴:“虽然你长得不好看,但是你的脚其实还不错,最好是不穿鞋。”

“既然你有这嗜好,那我以后就不穿了。”萧艳艳一听,立时把鞋子脱了,罗袜也甩到了一边,露出天然的一双纤足,确实相当地美。

夏天撇了撇嘴:“我不是,我没有,你别乱说。”

“行了,你的色狼本性,大家都知道,还藏着掖着干什么。”阿九没好气地怼了夏天一句,接着说道:“不过,确实没必要送,我们现在往来又没什么障碍。”

萧艳艳干脆地点了点头:“也对。那就不送了。”

天界众弟子静立在云端,目送夏天他们三人飞向那道金色的大门。

徐昆仑站在后头,似乎想说什么,最终舔了舔嘴唇,又什么都没说。

“九丫头,不跟你爹告个别啊?”夏天笑嘻嘻地问道。

阿九淡淡地说道:“用不着,我跟他长谈了。事情我已了解,但是在找到我娘之前,我是不会认她的。”

夏天嘻嘻一笑:“那接下来的事情,难道是小阿九找妈妈。”

“接下来的事情,是尽快破译那些古书。”阿九没好气的瞪了夏天一眼:“伊姐姐应该懂一些,夜玉媚上次给过她一些破译方法。”

“也是,有点想伊伊老婆了。”夏天昂起头想了想,“抱着她才是真舒服,不过伊伊老婆不够热情,这是个很大的缺点,九丫头你得教教她。”

“闭嘴吧你!”阿九脸色泛红,觉得这个流氓越来越肆无忌惮了,“能不能少想点那种事情。”

夏天一本正经地反问:“哪种?”

“懒得理你!”阿九才不上当,这种事情扯起来没完没了。

白纤纤则是一直绷着小脸,似乎是完听不懂这两个人在聊什么。

越过金色大门之后,他们三人就出现在了雪山之巅。

这里没什么改变,仍旧是冰雪覆盖,上下皆白。

不过,登山的人好像变少了,可能跟风雪越来越大有关系吧。

“叮叮叮……”

这时候,夏天的手机疯狂地响了起来,瞬间就被无数通未接电话,还有短信给轰炸了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阿九也吓了一跳,接着她的手机也响了起来。

夏天掏出手机,不紧不慢地看了起来。

“喂,你是哪位?”阿九这时候也接通了电话,下一秒就脸色大变:“你说什么?伊姐姐失踪了?伊人阁被人砸了?还有……”

一时之间,无数的信息涌入夏天和阿九脑中。

夏天倒还好,相对比较淡定。

阿九却已经心焦如焚了,挂断电话后冲夏天道:“你速度快,马上带我们回江海。出大事了,伊姐姐失踪了。”

“贝丫头也不见了,青青丫头也受了伤。”夏天收起手机,一手一个搂住了阿九和白纤纤:“不知道哪来的白痴在针对我啊,真是找死。”

说着话,夏天等三人就化作一道残影,下一秒就出现了数十里开外,接着速度越来越快,如同一颗流星急速往江海市方向掠去。

此时,神医大厦中来了一波不速之客,蓝伊人正在会客室接见他们。

“蓝小姐,神医集团你做得了主吗?”坐在蓝伊人对面的,是一个染着绿头发的年轻男子,估摸着最多二十岁出头,拿着指甲剪,不停地磨着他那黑色的大拇指。

这人身后还站着穿着绿色紧身制服的年轻女人,不过这几人都面无表情地站着,仿佛是雕塑一般,一看就知道训练有素。

蓝伊人神情相当淡定,笑着说道:“那要看你说的做主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把神医集团卖给我。”绿发男子吹了吹桌上的指甲残屑,“钱不会少你,一口价,这个数。”

蓝伊人微一抬眼,发现对方竖着两根手指头:“神医集团不卖,你出多少钱都没用。”

“看来是嫌少了。”绿发男子轻笑两声,似乎随意地说道:“那就再添三个零,足够你们家吃八辈子了。”

蓝伊人笑着问道:“你知道我家有几口人吗?”

“当然知道。桂城蓝家,怎么说也勉强算个三流世家。”绿发男子眸子里透出一股子不屑,嘲讽道:“从你爷爷那辈算起,直到最新出生的小孩子,桂城蓝氏春望堂一共是一万两千七十二人,不知道有没有算错?”

“你到底是什么人!”蓝伊人倏地站了起来,冷冷地盯着这绿发男子。

绿发男子呵呵轻笑,用手指敲了敲桌子:“别激动,先坐下。这种调查很容易的,没什么难度。”

蓝伊筱强忍着心头的火气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“说了呀,收购神医集团。”绿发男子咧了咧嘴,露出满口的绿牙,“这是我们老板的吩咐,价钱随便开,只要在两万亿之内。”

“两万亿?”蓝伊人虽然也见识过大场面,但是听到这个数字还是吓了一跳:“你是疯子吧,估计地球上没有哪个家族能够拿出这么多钱吧?”

绿发男子不无得意地说道:“淡定点,这只是我们老板的一部分零花钱而已。”

“你们老板难道是地球球长不成?”蓝伊人不无嘲讽地说道。

绿发男子磨指甲的动作停了下来,随即收进了口袋,盯着蓝伊人的眼睛,认真地说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

“神经病!”蓝伊人啐骂了一句:“我没空跟你们在这里废话。如果是来谈正经生意的,随时欢迎,如果是过来找麻烦的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“不客气?哈哈哈哈……”绿发男子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直接笑得前仰后合,手不停地拍着膝盖:“真是笑死我了,眼泪都笑出来了。”

“很好笑吗?”蓝伊人经过夏天调教之后,早就今非昔比,修为虽然只在金丹期上下,但对付地球上的大多数所谓的强者,已经绰绰有余了。

“蓝伊人,别逗了好吗?”绿发男子忽然间眸子深处亮起了一抹绿光,接着无数的藤漫在会议室中各种疯长了起来,短短几秒钟不到,整个房间就被塞得满满当当。

蓝伊人初时还不停地闪避着,后来一不小心碰到了那些藤蔓,结果身的力气就莫明被抽空,人也摔在了地上。

绿发男子刚吹落的指甲残屑,这时候也都变成了一把把犀利无比的刀片,抵在她的脖子周围。

“不要说你,就是你身后的夏天,也不配说这句话。”绿发男子跳到办公桌上,居高临下地盯着蓝伊人:“不配合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,没有任何别的可能!既然不愿卖,那就拆了吧。”

“老公,对不起,我可能保不住神医集团了。”蓝伊人心头一片凄惶,喃喃自语道。

如今的神医大厦中,伊筱音还没回来,苏贝贝不知所踪,只她一个支撑局面,如果真让这些人得逞了,那她以什么面目去见夏天。

“小伊伊老婆,没必要哭的,神医集团可没有你重要。”这时候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,接着蓝伊人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怀里,“就这些白痴,你老公我随手就能解决了。”